7×24小时免费服务电话:400000-1145
电商法正式实施,代购微商“地下接头”试探执行尺度
来源: | 作者:bianlichaoshi001 | 发布时间: 2018-09-19 | 44 次浏览 | 分享到:
靴子已经落地,反应正在发酵。1月1日,千呼万唤始出来的《电子商务法》终于落地实施。早已听到“风声”的民间代购和微商在元旦前后过得并不踏实,他们中的一部分纷纷正式宣布停业转行,另一部分则转入了更隐秘的地下运营,以争取时间对电商法的执行尺度进行观察,再决定下一步的对策。而对于大型电商平台而言,电商法的实施则是进一步促进平台和在平台上的第三方卖家经营合规的催化剂。
在微信沟通时,“支付宝”要写作“ZFB”,“转账”要写作“ZZ”,其他与交易相关的词汇也被要求使用“暗语”。


靴子已经落地,反应正在发酵。1月1日,千呼万唤始出来的《电子商务法》终于落地实施。早已听到“风声”的民间代购和微商在元旦前后过得并不踏实,他们中的一部分纷纷正式宣布停业转行,另一部分则转入了更隐秘的地下运营,以争取时间对电商法的执行尺度进行观察,再决定下一步的对策。而对于大型电商平台而言,电商法的实施则是进一步促进平台和在平台上的第三方卖家经营合规的催化剂。

01

平台规范第三方商户


2019年1月1日起,《电子商务法》正式实施。该法于2018年8月31日由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电商法自2013年12月7日召开第一次起草组会议至今,已经历了五年多时间,期间前后经历了四次审议,屡易其稿。


近年来,我国电子商务发展迅猛。十二五期间,电子商务年均增长速度超过30%。电子商务已经深入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市场规模相当于国民经济总量的30%以上,对于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和作用。


对于树大招风的大型电商平台而言,电商法的实施给平台未来的合规经营带来了新的挑战。


在行业越来越规范的同时,电商法相关规定也对电商平台应该承担的具体责任进行了更具体的规定。对此,唯品会相关负责人举例说,比如电商法实施之后,对刷单、炒信行为会有更严格的规范。唯品会在相关方面有严格规范,有信心很好地履行电商法的相关规定,合法合规经营。张琛对此表示认同:“杜绝刷单刷评论,意味着卖家和平台都只能靠真实留言,这会倒逼商品本身和服务的质量迈上一个台阶。”


京东集团执行副总裁兼首席公共事务官蓝烨表示,自电商法颁布以来京东集团从三方面做好贯彻落实工作:一是按照法律规定开展合规性审核。二是积极履行平台责任,维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三是营造公平竞争的环境,抵制不正当竞争行为。


另外,电商平台在“打假”方面的挑战可能也将迎来一个新的高潮。据了解,自2019年1月1日起,法国奢侈品LV将开始查处非专柜货源,在淘宝的二手排查系统也将重新实施。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法律权益部助理分析师蒙慧欣对此表示,电商法中第四十一条至四十五条规定了电子商务平台知识产权保护制度。“这里所指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并非法律意义上的保护制度,而是与平台自己的特点和能力相适应的保护制度。其次,与知识产权权力人加强合作,包括两个层面,与平台内的权力人合作,与平台外的权力人合作。通过合作来解决通知删除反通知规则中可能存在的问题。”


此外,行业人士认为,法律规定的部分平台责任还有待继续明确。比如第三十八条规定,对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对平台内经营者的资质资格未尽到审核义务,或者对消费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消费者损害的,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本条规定了平台经营者的安全保障义务。但是对于这种义务的具体内容,还不明确,需要通过以后的理论研究和司法实践来进一步明确。”北京亿达(上海)律师事务所董毅智律师说。


02


微商交易转为“地下接头”


然而,除了大型电商平台经营者外,在电商行业内,还存在着不少个人和小微经营者,其中最有代表性的要数代购和微商了。这个假期对很多从事代购和微商的人来说,都不太好过。虽然早已有了电商法即将对民间微商代购进行合规整顿的心理准备,但还有一部分从业者在等待电商法实施后的监管尺度究竟如何。


几乎所有代购微商人员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都采取了审慎的态度,他们格外在意是否会因为接受采访而被曝光,从而成为电商法实施后的第一批“典型”。


解女士是一位经常通过微商和海外代购购买包括服装、箱包、首饰、母婴等类产品的中年消费者。她告诉记者,跨年当晚,她终于从微商那里下单了一件关注了许久的首饰——因为价格打了5折。“是原价6800元的一副松石手串,我从2018年年初开始,‘种草’足足种了一整年,但一直没舍得买。12月31日晚上,我听那个微商说打5折,3400元,太便宜了,于是就果断地买了。”解女士介绍说,这家微商即便是在“双11”期间,也从来没有打过这么大的折扣。“听说是因为电商法,过了年他们家好像就不干了。”


解女士告诉记者,31日晚上,她收到了30条以上的短信和微信促销信息。“我不觉得仅仅是因为跨年促销,很多卖家都在清仓。”


事实上,跨年夜还在进行促销的电商卖家多半还未完全停业,而是转为了更隐秘的“地下活动”。长期通过微信朋友圈从事代购宣传的小皮元旦前夕通过朋友圈发布了通知,从2019年1月1日开始,会暂停朋友圈更新。但该代购随后称,需要订购商品的消费者,微信发消息要回避敏感词汇,“必要的时候可以微信语音通话”。


解女士也接到了类似的“通知”,一名代购告诉她,在微信沟通时,“支付宝”要写作“ZFB”,“转账”要写作“ZZ”,其他与交易相关的词汇也被要求使用“暗语”。另外,由于不敢在朋友圈直接发布代购商品的图片,代购还向解女士推荐了一款名为“微商相册”App,称产品图片将在这款应用上发布。


另一些代购则对在朋友圈发图宣传持观望态度,他表示朋友圈恢复更新的时间待定。


据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已有不少代购的微信已经被封号。


03


登记纳税门槛“可接受”


随着1月1日的到来,不少海外代购都开始暂时收敛锋芒。昵称为鲸鱼的海外代购者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近期将不再接单,即使之后帮消费者代购也会限制数量,部分商品可能会没有外包装。


之所以微商和代购在跨年前夕如此紧张谨慎,无非是想继续试探在执行层面,电商法将如何落地,备受瞩目的“登记”和“纳税”将如何执行。根据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应当依法办理市场主体登记”“应当依法履行纳税义务”。


电商法第九条明确规定了电子商务经营者的概念:本法所称电子商务经营者,是指通过互联网等信息网络从事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经营活动的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组织,包括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平台内经营者以及通过自建网站、其他网络服务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电子商务经营者。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法律权益部助理分析师蒙慧欣认为,“通过自建网站、其他网络服务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电子商务经营者”应该属于“其他电子商务经营者”。通过微商进行营销的经营者也同样属于电商经营者。


电商法起草专家组成员、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薛军教授认为,该法很重要的内容就是要维护秩序,而维护秩序的核心就是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薛军说,线上经营者应该与线下经营者一样进行市场主体登记、依法纳税。


北京市价格认定评估专家管理办公室奢侈品鉴定评估专家、优奢易拍创始人张琛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在电商法实施前夕,不少代购仍在持观望态度,观察政府部门的监管力度如何。但张琛强调,电商法一旦开始实施,国家相关部门势必会非常严格。他表示,此前其实部分腕表代购者已经因未申报代购商品被海关查处。


唯品会韩国子公司总经理辛龙山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电商法明确了从事个人代购、微商也要依法办理工商登记取得相关行政许可,依法纳税。这对于电商企业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电商法实施后,增加的税收最终会让私人代购商品的价格上涨,导致其失去价格优势。同时,在商品的信誉方面,平台企业会显然更有优势。”辛龙山说,相比私人代购,跨境电商平台企业在供应链、规模和信誉方面的优势十分明显。


行业相关人士表示,电商法实施并非意味着微商和代购就不可以做,只要依法注册、纳税即可。而且电商个体经营者注册的成本也并不高,熟悉电商运营的王女士介绍说,1000元左右就可以通过网店办理工商注册代理服务,时间和经济成本都并不高。


而且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旻律师表示,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可以将网络经营场所作为经营场所进行登记,并将经常居住地登记为住所,很好地契合了电子商务虚拟性、跨区域性、开放性的特点。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

新闻资讯

什么是?

新闻资讯

服务热线

400​000-1145